乳腺癌是一種停經後女性常見的癌症,但亦有在停經前發病。根據目前資料顯示,亞洲女性發現病症的年齡、期數及對藥物反應跟歐美都有斤所不同;然邢,因為許多亞洲政府未具備推動身體檢查的機制,例如香港,故此如要做研究,收集數並不容易,往往要靠醫生及醫學界自發進行,很難全面阪具持續性,亦因此,亞洲地區女性一般發現乳腺癌的期數都較晚,影響治療及治癒率。
「亞洲乳腺癌學會第六屆雙年會」,下周在港舉行,今次是該會首次在港舉行雙年會,推手之一的周永昌醫生對筆者說,亞洲女性發病的年紀比較輕,在外國,一般在停經後才發病;以居住在香港的女性為例,四十多歲已出現發病,亦即停經之前;原因很有可能是與環境有關,包括污染、工作壓力與飲食習慣等,跟基因則未必很直接有關。
周永昌與日本這方面的專家有相當緊密的合作。他補充說,亞洲方面(不包括澳洲、紐西蘭),日本女性發病不如香港年輕,而且發現的期數也比其他亞洲國家好一點。
無暇體檢
他指出,美國女性發現最多的是第一期(最早是0期),非洲是第四期為多,香港則是第二期最多,香港與南韓的比例相似;不過,美國以往也是晚期居多,後來才漸轉為早期佔多數,美國有體檢普查制度,有關方面會發信予曾檢查的女性,提醒她們須每年檢查,在美國,每八名女性便有一位曾經患過乳腺癌,故美國「到年齡」的女性每年都須檢查。
在香港,許多時是靠摸乳房來做判斷,但周永昌表示,通常摸到硬塊已是第二期,腫瘤大過兩公分;但如果小過二公分,治癒機會非常高,特別希望的,是在手術時仍是原位瘤(未擴散成侵蝕性癌),如要能在0期發現。有實證基礎(Evidence-based)的,用X光是確認能有效找到的,只要把X光劑量控制適當,每年做是毋須擔心的(按所以病歷跟病人走便很重要);若能在在0期發現,治癒率可以達到95%,治癒後也不用擔心復發。
不過,體檢普查即使有政府推動,也不一定成功,香港是全球一個相當特殊的地方,周永昌表示,有調查顯示,香港高學歷女性的醫療常識比一般中低學歷女性差,原因可能是高學歷女性太忙,一般都較其他女性少花時間閱讀、聆聽或觀看有關健康的資訊。可是,體檢很難強制,香港人忙碌的生活是香港推行體檢的另一阻礙。
他指出,外國人來香港居住九個月後,一般也會「染」上香港人心急、容易煩躁的毛病。
不過,縱然困難,數據不足的問題始終必須解決,因為這牽涉治療成效,特別是實驗室數據與臨床數據比較,尤為重要,例如有些因子有抗藥性,能臨床取得病人的血液標本,可以及早了解病人是否對某一類藥物有抗藥性,使醫生在選擇藥物上,可以更加準確。
由於目前數據多是來自西方,而亞洲人與西方人除了前述的分別,還有對化療劑量的反應、副作用反應較少;所以,亞洲的研究組織正與美國邁亞美大學合作做這一類的比較研究。
建立亞洲人數據
為了研究及收集更多亞洲數據,周永昌與日本京都大學教授井戶雅和構思,並在2002年在港註冊成立了一個「癌轉譯研究組織」(OOTR),目前主要收集有關乳腺癌的亞洲數據,日後也計程車擴展到腸癌、前列腺癌。OOTR現正做兩組大型有關手術前化療的臨床研究,一組收集一百五十名病人的數據,另一組則須收集五百名病人的數據。
周永昌、井戶雅和,以及日本的另一位專家、National Kyushu癌症中心的大野真司妁在下周的雙年會中,發表一個有關亞洲臨床試驗的報告。他們三人皆是OOTR的成員。這是一個非牟利組織。
除了此組織,周永昌任醫務總監的一個牟利機構亦正在籌備做一個須一千五百名高危女性參與的研究。